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戈:随缘

此博尽为原创,梦戈沏茶热迎友友们光临寒舍!

 
 
 

日志

 
 

【原创】 情漫洪堤  

2015-05-02 17:16:20|  分类: 梦戈原创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情漫洪堤 - 梦戈 - 梦戈:随缘
  
  情漫洪堤

          春天的季节,应该是百花齐开,风光无限之时。不说那桃花初开,花蕾带露,娇娇欲滴;也不说那柔阳缕缕,冷热适宜,照着人浑身舒畅;但闻着那一阵陈扑鼻的郁郁清香,和着那一阵阵清脆的各种鸟鸣,一般的人,应该早就陶醉了。 
          可堂辉却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一路上的好风景堂辉也没心情看,因为,他家里有个母老虎,只要堂辉有一点点失错,只要有一点点把柄在她手中,就逃不了母老虎的一顿奚落。在一次次的奚落声中,在一阵阵的痛骂话里,堂辉渐渐变得麻木了,以前还争争,还吵吵,到后来,也就难得理她了。刚才,又在老婆一阵阵的数落声下,堂辉无精打彩的逃出了狭小的家,就如一只被主人打骂了的、不得主人欢心的狗,夹着一只落魄的尾巴,急匆匆的奔出了家门。
         堂辉就这样昏昏嗷嗷的走着,一路上都是水泥马路,都是这条街连着那个巷,不管你怎样走,不管你怎么转弯,总是那发着白光的、在太阳光下有些刺眼的水泥路,走不完,望不尽。记得小时候,全镇也就只有那条国道是沥青铺的,每次下雨上学,自己总是埋怨全镇为什么就不能像国道那样全部铺上沥青,每次在坑坑洼洼的街上走,那泥和着水,水混着泥的路,不是把自己的解放鞋弄透,就是把自己的兰色裤子搞得都是泥,在这样的倒霉天气里,每次放学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烤干鞋和裤。烤干后,再用力的把上面的泥巴揉掉,所以到现在,对于上学,自己最记得的,就是下雨,就是揉鞋揉裤。在埋怨的同时,也梦想着有朝一日这泥路能变成沥青路。虽然说这沥青路在烈日下也会软,人踩在上面会粘鞋,可比在水和泥路中跳着走强多了。
         现在,梦想实现了,出门就是比沥青路还要好的水泥路,那路,都是那么标准,路的两个边沿,就如两条平行线,一直都是那么不紧不慢的向前延伸,延伸,路得两旁,现在还都栽了樟树和花草,树上,还会时不时的看到一些叫不出名字的鸟儿从这棵树上欢叫着飞到了那棵树上,街上的那些老房子,现在早就不见了踪影,它们的位置,被一幢幢挻拔而起的高楼所占用,那一排排高楼,那一幢幢豪宅,一步步向街头压去,压去;而那路面,好像是在一点点的缩小、缩小。堂辉走在这路上,自己的心儿也跟着在紧缩,紧缩。这一幢幢高楼,压得自己有些透不出气来。现在想想,以前的那些破事,到现在倒还有些留恋了,以前那种久旱逢雨、雨落尘埃的感觉没了,那种雨浇干土所散发出的那种泥香,浸入心脾的那种感觉再也难找了;而现在,那种雨入水泥地所散发的那股热浪,冲入人的鼻孔,烧着人的心儿难受!这些变迁,堂辉说不出哪个好哪个坏!
         堂辉缓缓的走着,走着,春天里,应该是一切都好,可总会有那么一些些不如意。正如这一路的灰尘,时不时的在这春风中飞舞,迷弄着行人的眼睛。好多天没下雨了。虽说是水泥路,可路上还是灰尘好重,望着那路上一辆辆飞过的车儿,和那时不时传来的呜呜警鸣声,堂辉猜想,可能那个地方又出事了。
        想到这里,堂辉想到了自己考驾照的一些事,那时听同事说,现在社会在进步,家庭的收入在飞增,车儿也在疯增,赶快去学驾照去,现在买车的人还少,学驾驶好考,钱也要得不多,越往后越麻烦。堂辉随俗的跟着潮儿走,虽说现在也拿到了驾证,可现在要自己去开车,说实话,早就忘记得一干二净了。想着自己学车的事儿,堂辉讪讪而笑,记得自己第一天去学车,那个教练好凶,时不时得就训人、骂人。第一天,堂辉就被骂了两次。天天挨骂,越骂越怕,越怕心越虚,越越学不好。后来听学员说,给教练送些礼,教练就不会骂人,而且教得也仔细。没办法,最后,堂辉也只能走这条捷径,偷偷的给教练塞了500块钱,教练倒也是半推半就的笑纳了。从那以后,堂辉还真的没被骂过,教练教得比以前也仔细了好多。有许多小细节上的事,都给堂辉说了,有了教练的这些教诲,在加上心里没压力,学车的日子倒好过多了。 
         只不过,堂辉要上班,只有下午和早上学学。两个月下来,可实际在车上开车还没有100次。眼看就要考试了,堂辉还只能勉勉强强的倒库、移库。至于别的,一概不知了。在考试那天,堂辉只能旱鸭子过河,看造化了。考试时,除了倒库、移库外,还有陡路爬坡、暂停,过障碍物,路面考试等。可后面几道题,堂辉根本就不行,陡路爬坡时,教练不知何时把车上按装了对讲器,堂辉开,教练在对面说加油门和停,只有最后路面考试,教练没有帮忙,堂辉心里真有些怕,不过还好,一路上也没出什么差错。  堂辉一阵欢喜,终于过关了。可欢喜麻雀打破蛋,在下车时,堂辉忘记了拉手刹。下车后,考官叫住了堂辉, 堂辉一时摸不到头,反过头问教官还有什么事。
         考官有些恼火:“你手刹拉好了?不要说了,下次再来考吧!”
         听到考官这么说,堂辉急了,忙向考官求情,可考官不理不采的开着车走了。堂辉最后找到自己的教练,终于把这件事给搞定了。不过,还是花了些钱。想到这里,堂辉了摸下下巴,觉得不是个滋味。现在,自己驾证是拿到了,几年下来,自己所学的东西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刚才那急急奔过的救护车和交警车,应该是前面又出车祸了。像自己这样学车的人,一定也有好多。真要自己去开车,不出车祸那才怪哩。所辛自己没那个本事,买不起车,说不定,这还是件好事!
         就这么走着,就这样漫无边际的转着,前面不远处,一个老人坐在马路边沿的石围上,电瓶车倒在地下,老人可能是不小心摔了。堂辉走到老人的对面不远,看着老人的膝盖上的裤子以烂,膝盖皮也擦破,一些血丝粘在裤上,双手捧着下巴,呆呆的坐在那里,怪可怜的。有可能,老人是被人撞倒的,反正路上行人少,撞倒老人的人可能逃跑了,报纸上不是也说过司机把人压死逃跑的事吗?更何况,这老人只是些不太严重的伤,这样逃跑了也是情有可原。堂辉想去把倒在地下的电瓶车给老人扶起来,也想问问老人是不是要帮忙,可堂辉不敢。常常听别人说,现在的老人扶不得,也扶不起,明明是你在帮他,除果他反咬一口,说是被你撞倒了他,那就算你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为这样的事破财的人也不少。经验告诉堂辉,这样的事少管为好!本来今天就不走运,在家里被老婆臭骂了一顿,要是真被赖上了,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堂辉没敢往下想,心里只是搞不清楚,现在的人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人与人的那种融洽,那种相互之间的信任,不知何时被狗吃了!剩下的只有彼此之间的猜测和怀疑!那种担当,那份责任到底是什么把它改变了!
           堂辉无语!虽然心有不忍,可也不敢去做好人!
           怀着一丝不忍,带着一丝不安,堂辉还是无目地的向前走去。也许是习惯,也许是路熟,不觉得,走到了儿子上学的校门口。学校的门锁着,四周的围墙高高的,上面还捆了电丝网,就如一个军事重地,一切不相关人员不准入内。这时保卫室里的两位保安也没事,坐在保卫室里打盹。想想现在的小孩子,过得也够辛苦的,天天面对高墙,不敢越雷池半步,上学父母送,放学父母接;回家又被父母关在家里所谓的认真学习,就算不学习,也只能看看所谓的童话片和电视剧,要单独到外面去玩,那真是比登天还难啊!虽然说小孩子累,反过来想大人也过得不安稳,小孩子时时牵着父母的心,就算在忙,就算再累,小孩子的出入,父母必定到场。记得自己上学那时,学校根本就没有围墙,每次上、下学,哪里有人接送啊!那时堂辉也调皮,放学后三四个小孩躲在松树林里玩牌。一直要傍晚才回家,父母问起时,只能说是被老师留下做作业了。学校的语文课本,现在改变了好多,主要重字词,重技巧,少爱国思想!而堂辉上学那时,记得课本里说爱国和英雄们的多,黄继光、邱少云‘、雷锋等好多英雄当时人人皆知,可现在的孩子们,又有几人知道这么英雄们的事迹哩!这才三十多年,怎么变化就这么大啊!而学校里的每次上、放学,两位保安也够辛苦的,一人手里拿根电棍,守着同学们一个个进进出出。前不久,传出有学生被无原无故被杀,听到这样的噩耗,堂辉也真担心自己的小孩出事,所能不管厂里多忙,就是扣工资,堂辉也会准时到学校门口接自己的儿子!
          小孩子们,童年应该过得是最无忧无虑的。可现在的小孩子们,真得过得快乐吗?过得无忧无虑吗?
          堂辉摇了摇头,无奈的走过学校,向久违的公园里走去。
          春天里的公园,处处都是那么迷人:一丛丛叫不出名字的花开得正艳,一排排青松的枝头又发出了新的嫩芽!游乐场里,时不时传出阵阵的尖叫!望着那些不要命的游人,坐在那几十米高的游乐机器上翻来覆去的抖动,和那闭着双眼、两脚乱跌的可笑像,堂辉也幸灾乐祸的笑了,这苦,是他们自己找的,不关花钱,还要受累受怕,现在人,就是这个样,生活好了,钱多了,也应该找找刺激了,人不是常说,钱多爱多事,不是没有道理。
          公园里的凉亭里,一对对情侣互抱着,各自抢占着一席之地,你亲着我,我亲着你的打闹着,没有一丝不好意思!也许,电视里这样的镜头太多了,人看得多,渐渐的也就习惯了!年青人,依胡芦画瓢,就更不在话下了!真不懂现在的小年青,脑子里装的是些什么东西,网里谈情,宾馆开房,对他们来说,好像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想想堂辉,怎么就混得这么差劲哩,同事小吕,比他混得有声色多了。按做事,堂辉事还要多,一天没命样的拼命转,而小吕,只要动动嘴皮,吹吹牛皮,日子好过的多,而且,工资还要比堂辉高得多,想到这里,堂辉就来气,骂领导真是瞎了眼,不过,这话只能骂在心里,气也只能气自己。小吕真是能干,靠着关系,还在外面办了个小加工厂,厂里工资不说,就一个月的加工费,就够堂辉一年的收入了。堂辉搞不懂,为什么耍嘴皮子的,总会比实干的人吃香。小时候,堂辉父母总是告诫堂辉,少说空话,多做实事!可现在,少说空话,多做实事真得行吗?堂辉反问自己!而且啊!小吕在厂又找了个小情人,这是公开的秘密,堂辉不相信小吕的老婆不知道,可他老婆就是没有同小吕闹过,想想小吕,外面红旗飘飘,家里锦旗不倒,这真是邪了门!到底是小吕的老婆就是想得开,还是小吕真有这样的威力,堂辉可没底了。
       想到这里,堂辉心里更不是个滋味!在这个离婚泛滥的年代,能守住那份爱情的真诚还真有些不易;堂辉想守住这份永久的爱情,能行吗?堂辉反问自己!。。。。。。
梦戈
写与2015.5.2号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