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梦戈:随缘

此博尽为原创,梦戈沏茶热迎友友们光临寒舍!

 
 
 

日志

 
 

[原创]校园里的徘徊  

2015-12-27 12:16:34|  分类: 梦戈原创小说<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校园里的徘徊

(1)

   每年的七月,既闷热,又多雨.就连那少有了风,拂过脸儿,也是暖的,带不走身体撒发出来的热气。路边无精打采的树叶,好像也都累了,一个个卷缩着身子,无视于路过的行人。这样的天气,本来就人心难安,可烦人的是,偏偏这个时候,却是每年的高考时节,学子们一个个在这不尽人意中苦熬着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光。

  唐运良也是一样,他,终于熬过了所谓黑色七月中的三天。三天高考,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就这样晕晕懊懊的不知道怎么就这样的过来了。本来以为,考试后人会变得轻松,可考后,反而更觉得全身软绵绵的提不起劲,走在路上也是没精打采的.余光中,总感觉路旁的树啊,草啊在时时的摇摆着,又好像隐约的向自己挤压过来.绷紧的心儿在特定的环境中感觉到特别的慌.十二年了,不知道熬过了多少个炎炎夏日;挺过了多少个冷冷冬夜.就在县中的三年里,校园门口的这两棵梧桐树,也多长了好多粗枝,就是树围,也大了半轮。其中的风风雨雨,来来回回.还不是都为了这么几天.考上了,就是鲤鱼进了龙门,下半辈子就有了好的着落,就再也不要回去同父母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在田地里流汗流血了。这是父母常说的经典话。也是父母对他的殷切期盼。考不上,就只能回家跟在父母背后,继承父母的衣钵,这样的后半身,自己都能看得到,摸得着啊!

   唐运良边走边想着这几天考试的情况:有好多题,到现在他还觉得是模棱两可,应该说,考过了,一切也就结束了,可他心里总是装着这些东西放不下,他也想强制自己不去想这些,可这事好像没完没了的烙在了脑子里,扔也扔不掉,就连昨晚梦里还在放电影似的倒着回味.他苦笑着,越接近考试,以前记得的东西反而越忘记得快,返过来,覆过去的强化,到后来倒成了模棱两可,不知所用了.

   唐运良摇摇头,强制自己不要去想,反正已经考了,上也好,下也罢,就只能赌运气了.于是忙着整理行李.绑好被子,捆好席子,等吃好最后一次学校的早餐,就打包回家了.

   三年的时光,就这样静静的从手缝里流走了.总以为,三年的日子不算短,有的是时间同大家相处和分享.可转眼间就到了今天,以前那种度日如年的想法在这时反而变成了对时间的无限依恋,人的心情也能改变时间的定论.原来,时间如梭是这么一回事,这时,唐运良才明白时间的珍贵!一切太快了,快得就如春天的树叶,还没怎么感觉到嫩芽的微笑,几下功夫就绿了整个树林.

有些离家近的同学昨天下午就已经归家了,望着空荡荡的寝室和那四张可怜巴巴的铁床,寂寞,失落再一次涌向了他.就如自己经常玩弄的一件宝物,在忽然之间就这样丢了,掉了,不知道哪里去了.所有的快乐也随着这个宝物的消失而消失了.以往寝室热闹,浓情的气息,可能永远就这样走了,远了,远了……就如自己打包好的行李一样,整点成章,等自己以后空闲,无聊时再拉出来慢慢的凉晒吧!

  唐运良起得早,学校还没开餐.无聊中不觉得又从书包里拿出了留言本来看.握着那厚厚的留言本,里面装着可全是同学们的祝福,留恋,不舍和美好的回忆.学校依旧,可人儿一个个散了,影子一个个消失,有的连一个招呼都没来得急打就各奔东西了.以后,大家还能再见上面吗?他无意中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忽然觉得也没有以前那样光滑了.才感觉到自己竟然也有胡须了.想想自己刚来学校时还是个小毛孩,如今也不是变成个三大五粗的大男孩了吗?一切都在变,而自己干嘛就这么恋旧哩.他自嘲着.虽然,大家许下诺言,不管怎样,十年后再同聚一堂,这有可能吗?大家会来吗?十年后大家再次相,大家还能相互认识吗?常听院子里的老人们感慨,岁月不绕人.十年后,大家会变得怎样哩!如果无意中在生活中相逢,彼此相对而不敢相认,那才是人生最大的悲衰!

  唐运良笑自己真是杞人忧天。十年,也不会太久的,自己就慢慢的等吧.现在拿来想,末免也太早了吧!他苦笑着,管不了了,以后啊,只能看大家的造化了,有缘,也许能见上几面;无缘啊,也许这就是永别了.

  想到这里,唐运良的心更紧了.这时真想再抱抱自己的好友,好好的同他们告个别,可现在,他们早已离去……


 (2)

     静静的无思乱想着,唐运良竟然忘记了手上还握着留言本,“啪”的一声,留言本掉到了地下,这声音在空荡的宿舍里觉得特别的清脆。他忙拾起留言本,用手轻轻的擦着,生怕有灰尘玷污这本子,这可是以后同学们联系的命根子啊。唐运良看看四壁,以前好友们添在墙上的明星们的头像,此时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墙好像也有意跟他过意不去。白白的,毫无生机的冷墙,此时好像也正在漠漠的瞪着他,也有要赶他走的意思,想到这,唐运良心里莫名的生起一阵寒意,真所谓是人走茶凉啊!

     唐运良看看手表,现在才6点15分,学校食堂里的师傅也许刚起来,那里有这么早的早餐可吃啊!他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林荫路,一直静静的通向远方;推开窗户,清晨的风带着清凉,轻抚着他有些长的头发,现在还不热,要不再到教学楼走走?这里可是自己生活三年的地方,这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可又反过来想了想,还是算了吧!睹物思人,更添愁绪。索性再倒在床上,慢慢的翻起留言本来。

    第一页,是好友张军棋。

  “朋友,我们有缘相识在天子山下,彼此从相识,相认,到成为兄弟,其中经历了多少的风风雨雨;共渡了多少的美好时光;在我心中,留下了多少的快乐回忆......

   三年的时光匆匆而过!

  现在:

  我将为我的生活,我的目标去奋斗......

  你也将为你的梦想,你的追求去拼搏......

  在这离别之际,让我们重握双手,相互道声珍重;同心再创峥嵘......”

  看着照片上的笑脸,他用手摸了摸。这是正宗的铁哥们。昨天军棋就走了,走时是他给军棋提的包,在上车的瞬间,谁都没有说话,两人只是用力的握了握手,两人互望的眼神里,是种难言的无赖。只有手上的那种力度,代表了心中所要说的一切!望着车儿慢慢的走了,走了;唐运良的心也跟着沉了,沉了......

想到这里,他思绪万千,不觉又忆起了以前......

  第一年,张军棋是他的同桌,两人性格相似,很快就成了朋友。当时学校生活差,一餐四两米饭,对正在长身体的他、张军棋来说,只能吃个半饱,更不要说什么好菜了。他同张军棋吃饭也是一桌,唐运良比较呆板,还是张军棋圆滑,他想了一个好办法,解决了两人吃不饱的问题。每次开饭时,两人抢先赶到饭堂,虽然食堂用铁模子把一盆饭分成了八等份,但是两人用筷子朝四周打洞,把饭做成了一个梯形,一边多铲了0.5两,自己的一份就差不多有六两了,这样基本上能吃饱了。同桌的有5位女同学,男生们这样做,她们也不说,不过,菜还是要等八人到齐才能分的。这是组长特别叮呼的,他俩也不敢太造次。他俩最喜欢食堂吃小虾了,每次学校吃小虾,女同学们都不吃,说吃过了肚子痛,这样的场合,最是男生饱食好餐之时。满满的一盘,就三人分享,吃不完,还可以留给下一餐,多惬意!回想着当年两人吃饭时的那份冲劲和那份好吃像,唐运良就觉得好笑,也许,这是学校的特意安排,不然,为什么每桌都有那么几个女同学!这样想回来,倒像是女生偷养着男生了,想到这里,他偷偷的笑了。

  唐运良家远,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张军棋离家近,每逢星期天,张军棋带上唐运良到他家里去玩,也许是张军棋担心朋友没地方玩;也许是想为朋友改善一下生活。儿子远道回家,做父母的哪个不心疼自己的儿子。每次去张军棋家,他父母都是拿出家里最好吃的东西给他俩,做最好的菜给他俩人吃。唐运良也知道朋友的好意,好多次推辞不去,张军棋总笑着说;“我哥们还分什么彼此,有我朋友的,就有你的,走。”在这笑闹声中,张军棋拉着他就走......

想到这里,唐运良的眼眶模糊了,多好的同学,多好的兄弟。这样的朋友,自己一生中能碰到时位?昨天他就走了,本来也叫他去玩的,可自己说一定要先回家,怕父母为自己担心,所以张军棋也没有再强求。

  对张军棋的好。他只能在学习上来弥补,张军棋不会的东西,他都会耐心的教导军棋,直到他弄懂为止。可这些事,同张军棋的恩惠相比,那就相差太远了。

  下次去朋友家玩,第一个,就要是他家,唐运良这样想着。

  昔日相处的朋友们都走了。只有他还躲在宿舍里回忆着往事。。。。。。

  以往的6点多,应该是朋友们跑步回来的时间。

  在一阵阵的哈哈笑声中,大家都会抢桶去洗澡,一桶水少,所以,大家都会拿别人的桶去冲凉。先拿到的哈哈笑,没拿到的歪歪叫。“死耗子”、“破道长”、“大牛”的叫闹声久久不息。。。。。。

  而现在,朋友们的吵闹声没了,刁钻的外号也听不到了,一切都静了,一切都没了。。。。。。


(3)

    今天的早餐怎么就这样难等啊.唐运良觉得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受,自己不是已经在这里呆了三年了吗?以前可没有这种感觉,为何在自己同母校告别之际,反而有这样不寻常的反应哩?难道,这母校没有自己所留恋的东西吗?不会啊,这里有太多太多值得自己无法忘怀的往事!师恩,友情,还有那朦胧的所谓爱情......

       他无头无序的想着,心里却郁闷的慌,看看手表,离吃早餐还有30分钟.早知时间这么难熬,还不如起床后就背着被子走人,也许现在车子快到县城了.吃什么鬼早餐啊!.他翻过身,轻轻的放下留言本,用双手枕着头、被子当枕头的躺着.

       以前吃早餐,都是易小良徒弟给他打的,现在徒弟也走了,没人给他打早餐了.唐运良这时又想起徒弟们的好了.在学校里,他收了两个徒弟,一男一女,男徒弟是赌吃时赢的;女徒弟是讨便宜捡的.

      易小良既唐运良的同学,又是老乡,老乡几个经常在一起玩.有一次吃晚饭,两个人都说吃饭快,谁也不服谁.

   于是唐运良说:“你说你快,我说我快,这样争没意思.要不这样,谁输了谁就做徒弟,以后只要是吃早餐(一般是稀饭,包子.可以拿到宿舍里吃),都要做徒弟的去打.做师傅就吃现成的.”

 想到这里,他脸上泛起了微笑.觉得当时,他样是多么的幼稚,那么多的好事,为什么偏比吃饭哩!就算赌赢了,也只不过是个饭桶而已,那时却拿来显罢,真是傻到家了。不过反过来想想,整天面对着书本、习题出呆,总得要找些消遣的事来做吧。大家真得只是想找找乐子,以缓解读书时的干燥无味和打发无聊时光.

想想易小良也傻傻的答应了.如果唐运良没有两把刷子,敢随随便便打赌吗?大伙儿跟着起哄,,要不大家比比,到底谁厉害.这一呼喊,响应的人还真的多,全班男同学们一个个摩拳擦掌,都想比试比试.于是大家把饭菜分好.,,,开始,唐运良用了三分半的时间赢得了这盘比局.小良以4分钟的成绩勇居第二.一般人都是5-10分钟.想想当时,一个个鼓起的小嘴巴,回想起来,唐运良再一次开心的笑了.

当时,小良还问唐运良为什么吃饭会这么快.他只是笑了笑.这个答案到现在他也没告诉徒弟.其实,这吃饭快,也是被逼出来的.

唐运良家境穷,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他从小就懂得自食其力,在寒暑假期,他都会同院子里的老一辈去干苦力活挣些钱,唐运良长得结实,14岁就能挑140多斤的担子,而且他不怕吃亏,什么事都抢在大伙前面做,因为他牢牢记着父亲“吃亏是福”的教诲,父亲说这句话的情境,唐运良还记忆犹新:当时也是第一次同院子里的人去砍树,那天,从来不做饭的父亲起了个早,天还没亮,父亲就把唐运良叫了起来说:“儿子,现在你也要去挣钱了,当父亲的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农村人,都是一个字,苦!如果你读书读不出去,干这活是迟早的事,让你早点偿这种苦,也许是件好事。不管你以后会变得怎样,爸有句话要对你说,同别人一起做事,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做,不要管什么吃亏不吃亏,吃亏也是种福气,以后你会懂的。”

唐运良记着父亲的话,在以后的挣钱日子里,他尽量的多做事,大伙看他勤快,有什么能挣钱的事,也都愿意叫他一起去。在家里干的苦力活多,每做一次事,都是十多个人,吃饭是一起吃.刚开始自己吃饭慢,每次到后来饭都被人抢光了.所以每次连饭都没吃好.做苦力活,饭没吃好,怎么能行,所以啊,只能拼命的加快速度,慢慢的,速度就练出来了.后来,事做的多了,也有经验了.第一次盛饭时,只装半碗,加快吃完,赶紧盛第二碗盛第二碗时,就用力的压紧,盛满,这时,就可以慢慢的吃了.有时,分工做饭的人还故意把肉的毛不刮,就是让别人不想吃而自己多吃点.其实,肉不刮毛也一样,吃时不要看着,就算真的咬到了,只是感觉到有些硬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吃到肚里子里,反正是一样的结果.回想起这些,唐运良的心再一次沉下去了.这次高考如果没希望,以后这样日子就多了.别去想了,这是以后的事......

唐运良再一次看表,640.再躺躺吧!

这时,女徒弟袁许可的笑容也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想到这个女徒弟,他的笑容又上来了.

唐运良临摹能力强,对于一般的画,照葫芦画瓢也画得有模有样.在学习累时,他拿画画来分散下学习带来的紧张压力.袁许可坐在运良前面,看他画的画好看,就嚷着要拜师,当时运良跟本就不想做什么师傅,也就没答应.可从那次后,袁许可就开始叫师傅了,左一声师傅右一声师傅的叫,最初他还不习惯,觉得挺难为情的.她可不管,有人也叫,没人也叫.久了,唐运良也就慢慢的接受了.

有了这个徒弟真好!每次没事时,她总是围在唐运良的身边说这说那.在她脑中,好像永远有那么多的有趣事儿同唐运良说.而唐运良的心事,她也总是会猜得透.而且,又会有那么多的鬼点子能把事情搞好.想到这里,唐运良真想好好的谢谢她了.她这哪里像徒弟,分明是上天派给他的开心果,分忧草……

现在,唐运良的开心果也离开了,以后,谁又能像她这样来关顾他哩瞬间,一种失意,无奈布遍了他的全身……

想到这里,唐运良躺不下去了.爬起来呆坐在床上发愣.

赶快回去吧!到家了,也许会好了……



(4)

   叮、叮、叮的铃声终于响了.吃早餐了,唐运良长长的舒了口气,站起身来,伸展下软绵绵的身子,扭了扭僵硬的腰.以前的这个时候,,肚子早该咕咕的叫了,而现在,肚子反而觉得鼓鼓的,一点食欲都没有.

不管怎样,还是去吃点吧,从起来等到现在,还不是为了这顿早餐.唐运良从桶里拿出碗筷,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学校的饭堂走去.

       七月的早上,太阳好像也起得特别早,金光普照着大地,草地上的辰露,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亮.几只麻雀,也在路上一蹦一蹦的找食吃.唐运良搔着头皮望着地下跳着的麻雀,看着他们活波可爱的样子,心想,要是人也活得这么轻松,该多好啊!他抬头望了望教室.一切还是老模样,白的墙,绿的瓦,只是人儿在一批批的换.送走了自己这一批老同学,下学期,又将迎接再一批的生面孔.也许,人群来来去去,久了,反而无所谓了.难怪,教学楼总是老样子.唐运良这样想着.

       走进食堂,里面只有三位不同班的校友,望着他们没劲糊乱的嚼着馒头,看得出,他们同自己一样也是闷闷不乐的,没有一点开心劲.大家没有说话,没有亲热的打招呼.只是彼此的相互笑笑,这笑意中,隐藏着太多的无奈,一切尽在无言中,说多了,反而添加了更多的愁绪!

  唐运良把碗伸给食堂师傅师傅笑咪咪的拿了六,七个馒头给他.满满的一大碗,他望着师傅讪讪的笑笑,说:“师傅,谢谢你的好意,我吃不了这么多,到时浪费了也可惜. ”

 食堂师傅说:“没事,没事,你看,就这么几个人,馒头这么多,不吃掉也是浪费了。吃不完也没事。”

  食堂师傅又问了些考试的情况,唐运良敷衍着说一般般吧!端着馒头放在桌子上,望着这一大碗包子,唐运良想要求自己多吃点,不要太浪费了.可今天肚子偏偏不争气,才咬了一个来馒头,就吃不下去了.那馒头,撹在嘴里,散散的,干干的,就如口空时随手从地上拔出的草儿咬在嘴里一样,一点滋味都没有。这顿早餐要是在平时吃多好,七个吃不下,五个绝对没问题。今天自己白白浪费了一顿丰厚的早餐.多可惜!他不是爱浪费的人,可今天就是吃不下去,真是活见鬼!

      糊乱的吃了早餐.在回宿舍的路上,唐运良特意转个弯,跑到教室后的路边去看看自己亲手移栽的银杉树.望着那银杉树,树叶比来时青绿多了,那青绿的叶子,在晨风中轻轻的摇摆,像是在向他告别。唐运良长长的舒了口气,静静的在树边站着。树茎粗了,望望树顶,比三年前也高了好多。是啊!三年了,是该长大了,自己不是也长高了吗?来时是毛小孩,现在也成了大个子了.堂辉有点不舍的摸着树干,摇了摇,树虽然动了,但自己也觉得摇得吃力.

想起当时老师带着大家到天子山顶挖树的情境,唐运良开心的笑了.老师可能是抱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原则,当时二男一女配一组,他同好友张军棋再加上肖明霞配成一组,扛着锄头,有说有笑的同大伙一齐往山上赶.可能女的天生不是干这活的料,才爬到山顶,明霞就坐着不动了,嘴里还嚷着,累死我了,累死我了,更不用说要她能帮上什么忙了.唐运良和军棋可不敢闲,如果落在最后,面子上可呆不下去.两人一个挖,一个钩土,拼命的干着活。还真不用说,干这事也是一件精致活,既不能伤到树主根,又不能留太多的须根.明霞看到两人在忙活,也跑过来帮忙,死扶树干不放.多一个人在树边站着,锄头都不好用了,挖下去,又怕碰到明霞.这样反而慢了.

想到这里,唐运良再一次笑了.再次记起当时赶明霞走的情形.看着明霞碍事,唐运良急了,大声叫嚷着:“明霞,我的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死扶着这树,你在这儿,我的锄头都不好用力了,请你到一边凉快去吧!”

“嘿,什么意思,想赶我走啊,没门。我可是这组的,你要我走我偏不走,我就要扶着这树,看你俩能怎的。”明霞嘟着小嘴,反而人把树抓得更紧了。

"姑奶奶,你让开行吗?要不,下山后我俩人请你喝水,行吧?"张军棋也发话了。碰上这种人,还真的没办法.怕落后别人组,只能出此下策.

"这还差不多."

明霞这时才笑着肯离开.经她一担误,前三名没捞到。不过还好,最后还得了个第八名.

想着回去的路上,唐运良心里更乐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看来还真有这回事.挖好树后,唐运良扛树兜,军棋扛树尖,两人用锄头撑地,慢慢的往山下移去,可两脚还是打颤的不听使换.只能哆嗦着一步步挪动着。这时看女同胞明霞更好笑了,她穿着高跟凉鞋,蠕蠕的一步都不敢走.就如一只下坡的兔子,后跟高,前面低,她怎能走下去?

想到这,唐运良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看着明霞急的样子,两人取乐于她.

要不要我俩人背啊.我俩背你下去,你该请我俩人吃饭吧.要不这样,你不要叫我俩请客,我也不要你请吃饭互相抵掉,行否?”

不行!想赖啊,没门.今天一定叫你俩破费.大不了,我不穿鞋子走.再不行,我滚下去.”

想着明霞那个较劲样,唐运良再次一个人偷偷的笑了起来.

真滚啊!那我俩不管了……”

就这样,彼此笑闹着,搀扶着,最终,把树抬到了学校,并栽好了这棵树.

现在,他俩走了.不知道他俩走时有没有来看过这棵树?

唐运良再次摸了摸树儿.不知道何时,自己再能来看这棵树了.他在树下徘徊着……

快走啊.还要赶车哩,再站下去,车都走了.

唐运良深情的最后望了望树儿,急急的向宿舍走去……

梦戈

2015.12.27号校正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